皂七

two families/两个家庭 (2).

盾冬和锤基。性转。
ooc归我。
Bucky有两个儿子,loki是双胞胎儿女的妈妈。
起名废抱歉嘤嘤嘤
↓↓↓

2.

【女人到了秋天,便会觉得冷。】
  

S&B:
  
       Steve拢了拢身上的毛呢大衣,祈祷着Thomas早点放学。他已经在学校门口等了有一会儿了。
   
       过了9月,天暗的越来越早。好像从前夏日的滚滚热浪只是个错觉。凉而瑟的风到来,树抖落了大片金黄。
   
       Steve吸了下有些通红的鼻子。他想到娜塔莎今早说的一句话:“女人到了秋天,便会觉得冷。”
      那个时候,这位红发美女正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眼睛眺望着远方,好像不属于这间过早打开暖气的房间。
      她是个能力出众的特工,也是个怕冷的女人。
    
       Steve想起从前,布鲁克林也有秋天。公园里无边的黄叶和女学生们约定好一样加长的裙子。
       对于气温的骤变,女性总是最早发觉。
       就像Bucky会在家门口等他,以及她手上抱着的那一卷淡灰色的围巾。
       她会笑吟吟的为他戴上,挽一个漂亮的结。
    
       Steve的脸埋进沾有Bucky体温的围巾里。淡淡的牛奶和花香,像是Bucky的怀抱。
   
      “dad!I'm here——”
       十一岁的Thomas飞跑着扑过来,带着卷动的冷气和欣喜。
        Steve很少来接他Thomas。从前是Bucky来。有了小James后,他便自己回家。
       儿子总愿意亲近英雄一样的父亲。
   
        Thomas和老师打了个招呼。Steve注意到匆忙过去的女老师围了件米黄色的围巾。
    
        原来女人到了秋天 真的会觉得冷。
   
        Steve搂着Thomas,低头对他的儿子说:“son,我们去个地方。”
   
        Bucky抱着James,离开温暖的舞蹈教室让她打了个冷颤。
        她不得不抱紧自己的儿子来获取更多的热量。这让她有些懊悔和无助。什么时候她对气温不再那么敏感?为什么她早上没有发现今天的低气温?
         她曾是个布鲁克林,曾是个战士。而现在仅仅是一个舞蹈老师兼家庭妇女。
         她的左臂又开始发疼。迟来的痛感让她眼前发黑。
 
          Steve。
         
          她想:秋天了,我再也不能第一个为你系围巾了。
   
  

          “Bucky——”
        一声叫唤让Bucky扭头。她看到Steve和Thomas逆着街灯向她走来。她注意到他脖子上的灰色。
        她当然会注意到!
        Bucky往后退了几步,想要离开这儿却被Steve握   住了手。
          他解开脖子上的围巾,把它系到Bucky的脖项上。他温暖的手掌抚摸着妻子有些冰凉的脸。
       
       他说:
    
     “秋天了,my love。”
     
   
   
    T&L:
   
        Thor是突发奇想。看着右座上的绿色大礼盒,上面还绑了条粉红色的彩带。
        六点准时到家。但看到寥寥无几的灯光,很明显,loki和孩子们还没有回来。
       他有些失落,但又一想。来一场意外之喜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6:37
  
         奥丁森夫人带着两个孩子回家。她带着他们去了艺术馆,用以培养Alex和oliya的艺术气息。
         管家接过她的外套,而thor则接过她的人。
       他用手捂着loki的眼,带着她一路来到卧室。
   
     “what are you doing?”
     “No!don't open your beautiful green eyes!”
 
        loki笑了,乖乖的任thor摆布。
       她以为今天是个适合做亲密交流的日子。她和thor好久没在一起了。
       因为奥丁森总裁忙到几天不洗澡是常有的事。她不准这个流浪者打扮的丈夫上她的床。
     
         loki张嘴舔了舔thor的手心。今天的thor倒是把他自己收拾的很干净。她可以闻到thor身上特有的荷尔蒙气息。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膛,让她很难不去沉溺。

        thor笑着说:“OK。”
        然后他放开了自己的妻子,站在一边观察她的反应。
         温热躯体的离开让loki有些发凉。她看到床上的礼盒,朝thor挑了下眉。
    
       “原来我还可以有惊喜。”
      
       loki走上前,在thor的期待中拆开了礼物。

        0.3秒后,Alex和oliya听到妈妈可以响彻寰宇的尖叫。
       oliya瞅了眼明显被吓住的Alex,淡定的喝了口果汁。
        不省心的父母呦。
   
   
      “黄色的?thor·odin?一件明黄色的皮草?”
         thor被夫人指着鼻子。他不明白,一件黄色的毛绒绒的貂哪里不好。为此他还专门去首饰店买了条很配的大金链。如果可以,他还想去买一对情侣墨镜。
         他可以想象的到loki穿上去该有多可爱。他们甚至可以来场激烈的皮草play。
   
    oh,dear——
   
        loki的白眼翻上了天际。她说:
    “我收回我的话,怎么可以期待你这个一点也不时尚,并且老土,傻气的家伙的品味。”
        她抓了下新做的头发。对着thor重重的说:
    “奥丁的胡子,你今天给我睡沙发!”
   
        第二天时尚头条:『一件明黄色的皮草?天才loki令人难以费解的品味。』——神秘力量首席设计师和丈夫奥丁森集团总裁带着孩子夜晚神秘现身某餐馆。
   
        loki激动的向瓦尔基里解释,那只是个意外,是thor不要脸强迫她穿的。但瓦尔基里一手抱着酒瓶子,一手拍了拍loki的肩膀。
       “我发誓,我只是感到有些冷。thor把我的外搭藏了起来,我不能抢孩子们的外套吧,他们会感冒的。我——”
      “我知道,我明白,我懂。”
         瓦尔基里露出一个了然于心的微笑:
       “秋天到了嘛。”
         然后她心想:“呵,女人。”
   
   
    *太宰治《悬崖的错觉》   超~nice。

two families/两个家庭

性转注意!!!
盾冬和锤基。
Bucky家两个儿子。loki 有一对双胞胎儿女。
occ归我……我爱吧唧and三公主。
嘤嘤嘤
S&B and T&L的故事。

[家庭主妇]:

S&B:

    Bucky把一盘土耳其烤肉卷卷摆到桌子上,并且第七次警告她的儿子不可以偷吃。但Bucky发誓,回厨房时她还是瞄到了Thomas嘴角上可疑的酱汁。
   
    她还来不及发作,就听到婴儿房传来阵阵哭声。
   
    Bucky急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过去抱住了小木床里的little baby。
   
    just like a angle。
   
    Bucky把他抱在怀里,轻轻的摇。
   
    这个婴儿有雪白的肌,有金黄的发,还有个blue eyes在泪花花。
   
    oh,come!
    为了这个小小的婴儿,B女士不得不哼起了摇篮曲。这让她想起了小时候。
    豆芽Steve老是做噩梦,每每他被惊醒,她就趴在窗户上,合着风为他唱摇篮曲。
   
    外面是黑夜拥抱大地,是月亮闪烁星子。
   
    一首仲夏夜之曲,两个孩子的心。
   
    渐渐的小baby睡着了。Bucky觉得有点奇怪,这是她和Steve的孩子。
    她轻轻的把小婴儿放在柔软的棉被上。小木床上面挂了一圈的小饰品,可爱的玩偶。转动起来像一场梦。
   
    正当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Thomas仿佛死了爹一般的叫喊把她拉回现实。
    “妈——你的饭烧糊了!”
    Bucky果然闻到一股子怪味,刚刚起身,就听到小木床上撕心裂肺的哭声。
    Good!小James又哭了!
    啊啊啊——去他妈的梦!
    Bucky抓着头发大叫。
   
    s上校回到家,看到一手抱着哭泣小儿子,一手擦大儿子嘴上酱汁的围裙妇女。嗯,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迷之糊味......
   
    ???
    懵逼如风常伴Steve身。

T&L:
   
    Loki?
   
    家庭主妇?
   
    不存在的。